麻豆传媒待遇

夏冬阳之所以没再让沈傲凤出手,一来是为了保护她,二来,这时候为了私事而请九指出手,不正好反应他已经真正融入了会所之中,完全将九指当成了自己人,可谓是一举两得。

包间中的中年男人,被夏冬阳一杯冷水泼醒后,刚开始还气焰嚣张,但挨了一巴掌后,立刻就老实了。

夏冬阳点了一支烟,问道:“叫什么名字,是江阳本地人吗?”

那中年男人老老实实的说道:“我叫张金福,是贵省人,来江阳谈生意。”

夏冬阳追问道:“和谁谈,谈什么?”

“和汪久江谈,谈开拓海鲜市场的生意。”

“汪久江?”夏冬阳重复了一句,他并不认识这号人物。

一旁的沈傲凤便适时机的解释道:“汪久江就是这‘一品海鲜楼’的老板,他的公司就是从这里起家的。”

张金福忍不住抬眼看了看沈傲凤,立时被沈傲凤姣美的容貌给惊艳到了,眼中不自禁的就闪过贪婪与欲望。

“啪!”

夏冬阳直接一巴掌重重扇在他脸上,冷声呵斥道:“看哪里呢?”

又挨巴掌,张金福就是泥人,也是发了三分火,下意识的就骂道:“尼玛……”

水果美少女微皱眉头楚楚动人图片

“啪!”

然而,他话还没完,夏冬阳又一巴掌扇了过去,而后说道:“我说过,好好说话!”

妹妹差点被这肮脏的人给侵犯了,夏冬阳自然不会对他客气。

张金福一低头,顿时又萎了,心头恨恨的咒骂着夏冬阳,恨不得将夏冬阳给生撕了。

一旁的沈傲凤嘴角不禁一扬,虽然想到夏冬阳不过是借题发挥,但也算是一种对自己的维护,她心头还是甜滋滋的。

夏冬阳接着又问道:“刚才那个女孩子是怎么回事?”

“这……”张金福拖长声音,眼神向左边看着,明显是在思忖着说法。

夏冬阳培训过审讯技巧,自然看得出这时候张金福的想法,于是便将手缓缓的伸向茶几上的烟灰缸。

张金福一看,顿时吓得周身的肥肉一颤,抬手挡着脸,连连喊道:“别打别打,我说,我说。”

这丫的,被夏冬阳接连几巴掌,已经打成惊弓之鸟了,夏冬阳顺势弹了弹烟灰,静静的等着张金福供述。

张金福深吸了一口气,明显是十分的为难却也无奈,说道:“我每次来江阳,汪久江接待我都会给我安排一些服务,每次都变着花样,他去我那边,我也同样这样招待他。”

夏冬阳冷然一笑,其实已然想到这样的情况,冷声说道:“这就是口中所说的谈生意,就是这样肮脏的规则下,能有什么良心的生意?”

张金福一脸苦涩的说道:“不在这圈子里,谁也不知道这圈子里有多难做,现在很多生意都是这样谈成的,这已经是一种不说的规则了,如果不那样做,别人就会认为不会做人,那是绝对不会和合作的,而后在圈子里慢慢传开,就别想再混下去了。”

听他的语气,还非常的有感慨,似乎还受害颇深,没有办法这样做的了。

夏冬阳冷哼了一声,说道:“不要用那龌蹉的思想,去将所有从商之人都给玷污了,这样在外面鬼混,对得起自己的家庭、对得起自己的妻子吗,在自己儿女面前,就不感到羞愧吗?”

张金福却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说道:“我不这样做,谁来撑起这个家,谁给他们比别人优越的生活,想要生活得好,就要懂得取舍,学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!”

看他振振有词,还很有理了,夏冬阳也不想和他说什么大道理了,就算是要款待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和远方的朋友,方式方法有很多,非要用这种方式,在夏冬阳看来,这就是肮脏,这就是违法!

接着,他将话题拉了回来,问道:“这么说刚才那个女孩子,也是汪久江给安排的?”

汪久江点了点头,夏冬阳心头暗到奇怪了,妹妹应该不认识汪久江才对,莫非是随意的安排?

等等,汪久江,汪慧?

他接着便问道:“汪久江是不是有个女儿叫汪慧?”

汪久江只道:“是的,那是他的老来女。”

夏冬阳心头了然,看来这事就是汪慧暗中作祟,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啊,就连女儿也能带成这样,汪慧现在年纪不大,就用这样的手段,以后长大了,那还得了。

夏冬阳继而说道:“马上打电话给汪久江。”

汪久江却道:“他现在还在赶回来的途中,应该还没到江阳。”

夏冬阳追问道:“那是谁接待的?”

“是汪久江的女儿汪慧。”

夏冬阳心头冷笑着,看来今晚这场同学

聚会,就是汪慧的一个局,是了,夏冬阳还记得,之前高考时在学校外,妹妹与那汪慧有过一点摩擦。

这个女子,竟然为了那么一点小事,用这样的方式报复,内心之狠毒,真是难以想象!

接着,他便问道:“汪慧现在在哪里?”

张金福不敢不说,只道:“她在……”

这时,沈傲凤一个保镖走了进来,说道:“沈总,楼下有几个‘三合会所’的人,带着三十多个学生要进来。”

沈傲凤刚才听到了夏冬阳打电话,立即说道:“让他们进来,就在大厅内等着。”

“是,沈总。”那保镖微微躬身退了下去。

夏冬阳接着便站了起来,对沈傲凤说道:“沈总,麻烦派个人看着他。”

“阿森,留下来。”沈傲凤转身看着阿森。

阿森点了点头,要知道,阿森是一直跟着沈傲凤的,这时候沈傲凤却专门让阿森留下来守着这张金福,可见她对夏冬阳的事是何等的上心与重视。

张金福急切的喊道:“大哥,大哥,不关我的事啊,这都是汪久江安排的啊,再说,我也没把那个女孩怎么样啊,求求放过我,放过我吧!”

夏冬阳转身冷眼看着他,语气无比阴冷的说道:“我不管是谁安排的,我只知道我如果再晚来一步,我妹妹就将遭到毒手,一辈子蒙受心理阴影和折磨,所有人,只要有一点关系的,今天晚上都必须要付出代价!”

“妹……妹妹……”

张金福一听,整个人都傻了,身子一软就瘫在了沙发上,有道是夜路走多了,总会碰到鬼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