豆奶短视频污苹果

……

……

接下来的时间里,在天海楼内,针对联合船行的组建事宜,赵俊臣与徽浙商人们又陆续敲定了许多细节方面的问题。

在此期间,赵俊臣也多次做出了“重大让步”,向徽浙商人们退让了更多的利益。

一时之间,徽浙商人们只觉得自己的收获要远远高于预期,惊喜于赵俊臣的“慷慨”与“诚意”之余,他们对于联合船行的成立也就愈加的迫不及待了。

等部细节问题皆是敲定完毕之后,时间已是晚上亥时,窗外夜色渐深、月挂枝头。

双方认真商讨之下,不知不觉之间,竟已是过去了两个时辰的时间!

至此,双方关于联合船行的所有分歧与疑虑,也终于是部商议妥当。

虽然,在场的徽浙商人们还没有与户部正式签订契约,但双方的意向已是明确,分歧也部消失,在赵俊臣看来,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,自己设想中的联合船行就已是正式成立了,所欠缺的只是几份无关紧要的手续罢了。

而联合船行的出现,将必然会为朝野格局带来极为深远的影响!

对此,赵俊臣已是布置了许久,并且坚信不疑!

事实上,联合船行所产生的影响,还要比赵俊臣预想中来得更快!

清新森系捧书美女阳光下意境写真

在赵俊臣抛出的利益诱惑之下,那些愿意加入联合船行的徽浙商人们已是部疯狂了!

这一天的晚上,赵府的值班门房彻底失去了睡觉的时间,虽然已是夜色浓郁,但赵府门前却依然是一副客来客往、车水马龙的景象,不断会有徽浙商人前来赵府敲响大门,并且留下了各自名帖、贵重礼物、以及大量的账册与信件——而这些账册与信件,自然都是徽浙商人们用来揭发走私罪行的资料证据!

赵俊臣许诺的好处实在是太诱人了,所以宴会结束之后,徽浙商人们就皆是急匆匆的赶回到了各自居所之中,然后疯狂的收集着所有可以用来揭发走私罪行的证据,不论是明确已知的情报,还是尚未确定的猜测,他们皆是尽数收集起来,并且以最快的速度整理成册,然后也不顾夜色已晚,就马上送到赵俊臣的府中,只希望赵俊臣能够尽快看到自己的揭发材料。

毕竟,正如赵俊臣所说的那样,这些徽浙商人们从前皆是走私生意里的行家能手,他们对于长江航道与京杭运河的状况可谓是了若指掌,对于同行们的近况也皆是知根知底,许多看似重要的罪证,在他们眼中只是“公开的秘密”,每位走私商人都是心知肚明,所以他们生怕自己的举报会晚到一步,让别人占去功劳与奖赏,自然是不敢懈怠。

所以,联航船行虽然还没有正式成立,但那些意欲加入联合船行的徽浙商人们就已是开始迫不及待、争先恐后的揭发自己曾经同行们的走私罪行了!

事实上,若不是天色实在是太晚了,徽浙商人们皆是以为赵俊臣已经入睡了,他们恐怕还会亲自拜会赵俊臣、趁机与赵俊臣密谈。

就这样,因为徽浙商人们的不断打扰,赵府的门房这天晚上完没能入睡。

不过,对于这般情况,赵府门房并没有任何的不满,反倒是欣喜若狂——徽浙商人们皆是富可敌国、一掷千金之辈,他们为了自己所准备的举报资料可以尽快交到赵俊臣手中,也皆是表现得极为大气,每个人都塞给了赵府门房一份份量十足的红包,总计三十七份红包部加起来,足足有数千两白银!

虽然,按照赵府的规矩,这些红包的大部分都要上缴给赵府账房,还要再分出一部分交给赵府的那些管事们,但剩下的银子依然是足足有三五百两,对于赵府门房而言,这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了!

所以,对于徽浙商人们的打扰,赵府门房不仅没有厌烦,反倒是期望这种情况每晚都会发生!对于赵府门房而言,用几百两银子换取一晚上的睡眠,不管怎么算都是一笔大赚特赚的买卖!

而且,赵府门房接过红包的时候,也确实是心安理得,因为他的确是按照那些徽浙商人们的请求,将他们送来的名帖、举报证据、以及贵重礼物等等,优先交给了赵俊臣,绝没有任何的耽搁。

因为,虽然已是夜色浓郁,但赵俊臣依然没有休息!

……

就在徽浙商人们争先恐后的向赵俊臣举报昔日同行的时候,此时的赵府书房之中,赵俊臣的幕僚们也同样是忙碌不堪。

毕竟,徽浙商人们虽然是表现踊跃,但因为他们的举报过于仓促的缘故,完没有任何的提前准备与详细调查,虽然是数量很多、内容丰富,但也过于凌乱杂琐,完是想到什么就加入什么,不论是真实情况还是心中推测,皆是混杂在一起,让人看得眼花缭乱。

此外,在这些举报资料之中,也存在着许多相互重复、甚至是相互矛盾的内容,更是让人看得头痛不已!

于是,在赵俊臣的指示之下,所有的举报资料皆是被幕僚们分门别类的整理出来,并且汇总到了一处,在诸多举报资料的相互补充之下,诸多的证据线索也渐渐的清晰明确了起来。

这样一来,那些被举报的走私商人们的家产收入、走私规模、走私渠道、背后靠山、关系网络等等,也就皆是一目了然了。

就在幕僚们忙碌整理资料的同时,赵俊臣则是满脸疲惫的靠坐在椅背上,时而端着茶盏慢慢饮茶,时而闭目养神积蓄精力。

毕竟,赵俊臣已是忙碌了整整一天的时间,期间没有片刻的休息!尤其是与徽浙商人们商讨交涉的时候,足足两个多时辰的时间,赵俊臣一直在转动大脑、思考对策、并且一直没有歇过口舌,到了现在自然是疲惫不堪、身心俱倦、并且口干舌燥。

所以,趁着幕僚们整理举报资料的同时,赵俊臣也稍稍歇息了片刻。

不过,赵俊臣如今的幕僚团队已是非常能干,办事效率也高,赵俊臣并没有休息太长的时间。

这天晚上,子时刚过,所有的举报资料就已是汇总完毕,并且送到了赵俊臣的面前。

这份资料是如此的重要,直接关系到赵俊臣未来的成败,所以赵俊臣没有任何的耽搁,也不顾身心的疲惫,马上就翻开册子,详细审阅。

良久之后,赵俊臣终于将厚厚一本册子看完,将册子合上之后,赵俊臣的嘴角挂上了一丝笑意。

“如履薄冰的经营了这么长时间,终于……”赵俊臣喃喃自语道:“我终于掌握了自己的未来命运……”

事实上,赵俊臣之所以要让那些徽浙商人们揭发曾经同行们的走私罪行,快速扩张联合船行的市场份额、尽快遏制民间走私活动等等,都只是表面上的目的!

而赵俊臣的真正目的,却是想要通过这些走私商人的罪证,借机掌握那些走私商人收买各路官员的罪证!

到了那个时候,将会有无数官员贪污受贿、参与走私的把柄落入赵俊臣的手中,而赵俊臣得到了这些罪证之后,自然就可以“顺我者昌逆我者亡”了!

明朝的走私现象猖獗,绝大部分朝廷官员都暗中与走私商人有牵连,或是接受了走私商人的贿赂、又或是直接参与了走私活动,所以赵俊臣趁着这次的机会,就可以掌握绝大部分朝廷官员的罪证把柄。

然后,以这些罪证把柄为基础,赵俊臣更是可以掌控半数朝廷官员的命运!到时候,赵俊臣的权势影响就会迎来飞跃式的发展,足以与周尚景相并肩,甚至就连整个庙堂的局势走向,都要受到赵俊臣的暗中操控!

所以,赵俊臣才会说,自己终于掌握了自己的未来命运!

当赵俊臣达到这一步之后,即使是德庆皇帝将来想要过河拆桥、即使是面对周尚景的居心叵测、即使是沈常茂的强烈敌视,赵俊臣也不再会是毫无反抗之力了!

现在,虽然还只是掌握了其中一部分,但赵俊臣的诸般计划,却已是可以开始了!

……

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