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1vv视频草莓社区app

> 血蓑衣

“锄奸大会”日益临近,令洛阳城变得愈发热闹。

行走在熙熙攘攘的洛阳街头,随处可见三五成群,持刀带剑的江湖人。相比之下,洛阳城的百姓好像“人间蒸发”。似乎他们在潜意识中达成默契,如无必要,尽量闭门不出。以免与那些刀口舔血,喜怒无常的亡命徒发生交集。

然而,有人担忧就会有人欢喜,虽然寻常百姓不喜欢这些“英雄豪杰”,但洛阳城的商贾们却敲锣打鼓地喜迎八方来客,因为他们从中看到商机,无不铆足干劲准备大赚一笔。

几乎在一夜之间,洛阳城冒出数十家新客栈。伴随着“锄奸大会”的临近,涌入洛阳城的江湖人越来越多,新客栈的数量也在与日俱增。

这些“新客栈”并非临时修建,而是富贾巨商们花重金向城中百姓临时租借的民宅。

他们在城外搭建大量草屋,供百姓们暂时栖身,并以寻常百姓辛苦劳作五年乃至十年都赚不到的钱作为诱饵,令他们心甘情愿地出租自己的房屋宅院。

毕竟,“锄奸大会”前前后后加在一起不过半月而已,委屈十五天换取几年的“收成”,对于劳苦大众而言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,何乐而不为?

更重要的是,将民宅租于富贾巨商经营,百姓们既不用担心收不到钱,也不用担心与那些凶神恶煞的江湖人发生矛盾。可谓“趋利避害”、“旱涝保收”,实乃寻常百姓最心仪的一种“谋生手段”。

利用人性的懒惰、贪婪与怯懦另辟蹊径,发现如此巧妙的商机,开创先河的正是大宋第一商号,东善商会。

由于东善商号名气最大、招牌最响、实力最强、出手最阔……因此,洛阳城新兴的“民宿客栈”十之七八归于其手。剩下一些地势偏僻、院落残破的“边边角角”被他们弃之不租,也算留给其他商贾一席之地。

这段时间,凡进入洛阳城的江湖人大都自觉地向自己仰仗的势力依附靠拢,分别聚集在东、南、西、北四城。

大灰狼和小红帽的故事

聚在一起的人多少有些交情,但并不代表他们生死与共,只是相较于其他人亲近一些罢了。

相比多如牛毛的江湖过客,真正有资格住进贤王府的人少之又少。以武当为首,主要是少林、昆仑、崆峒及蜀中唐门。

聚在北城的多是绿林好汉,二三流的地方势力,其中以住在丹枫园的三义帮最为出名。

聚在东城的是以金剑坞为首,包括江南陆府、峨眉、青城在内的南方豪侠。

聚在西城的是绝情谷、龙象山及湘西腾族。

当然,更多的末流帮派及江湖游侠并未收到武林盟主的英雄帖,他们来此只是凑凑热闹,找不到攀附的势力? 只能分散于洛阳城的各个角落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洛阳城今日的“群聚划分”与洛天瑾昔日的“宗级划分”不谋而合。除湘西腾族与三义帮较为特殊外,“地宗门派”与“玄宗门派”似乎自觉对立? 最明显的区别是……“地宗门派”除湘西腾族外? 其余的部住进贤王府。

毋庸置疑? 眼下住在贤王府的几大门派势力最大,实力最强。尤其是武当派,既是这场“锄奸大会”的发起者? 也是天下英雄的号召者? 更是手握武林大权的裁决者。再加上少林、昆仑、崆峒、唐门从旁震慑,绝非外边那些“散兵游勇”、“乌合之众”可以相提并论。

今时今日的洛阳城,表面上风平浪静? 其实早已暗流涌动。

洵溱和清风皆心知肚明? 这场“锄奸大会”看似是中原武林对柳寻衣的最终审判? 实则是江湖中新旧两股势力的生死角逐。

因此? 在各路人马满腔热血地期待“锄奸大会”之际? 洵溱和清风亦在紧锣密鼓地筹备自己的计划? 生怕出现一丝一毫的闪失,尤其是……计划中的关键环节。

时光荏苒,岁月如梭,转眼已是五月初二,距万众瞩目的“锄奸大会”不足三日。

傍晚? 于洛阳闹市游逛一天的云剑萍? 在黎海棠、常无悔与“白面青衣俏八绝”的陪同下? 拎着大包、小包回到西城的一间民宅。

洛阳春色花红柳绿? 繁华市集车水马龙,令久居清净的云剑萍大开眼界,流连忘返。

自从他们踏入洛阳地界? 云追月、萧芷柔、腾三石一连三天闭门不出,反而云剑萍、黎海棠、常无悔这些年轻弟子整日早出晚归,恨不能将洛阳城的大街小巷游逛一遍。

有趣的是,云剑萍每次外出都会“满载而归”,房间里堆满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玩意儿。

昔日,云追月对云剑萍尚有约束。如今,在萧芷柔与腾三石的庇佑下……尤其是在腾三石几乎“有求必应”的宠溺下,涉世未深的云剑萍有许不完的愿望、花不完的金银、享不尽的宠爱。被人无时无刻“捧在手心”的幸福感觉,是她在龙象山从未体会过的,同时令她对这份来之不易的亲情愈发珍惜。

“外公,快来看看这件衣裳!”

一进院门,云剑萍迫不及待地放声呼喊,双手小心翼翼地托着一袭青绸长褂快步朝房间走去。

房中,萧芷柔、云追月、腾三石围桌而坐,一言、我一语似乎在议论什么?

“吱!”

一声轻响,门分左右,一脸兴奋的云剑萍与笑容尴尬的黎海棠、常无悔几人相继出现在萧芷柔三人面前。

“萍儿,又在胡闹!”云追月沉声训斥,“为何不敲门?我教的规矩……”

“老夫的孙女讲什么规矩?”腾三石蓦然起身,一边朝面色窘迫的云剑萍迎去,一边煞有介事地替她解围,“没看见萍儿手中抱着东西?她又没有第三只手,拿什么敲门?”

“义父,萍儿已经不是小孩子,不能太娇惯……”

“谁说不是?”腾三石虎目一瞪,不悦道,“在老夫心里,莫说萍儿是不懂事的孩子,和柔儿同样也是孩子。更何况,她是女儿家,娇生惯养有什么错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乖孙女,怀中抱的是什么?”腾三石不顾云追月与萧芷柔的反应,满眼慈爱地望向手足无措的云剑萍,“是不是送给外公的礼物?”

“是我为外公挑的一件衣裳。”云剑萍将长褂递到腾三石的手中,目光忌惮地望了一眼云追月,讪讪地吐了吐舌头,“不知道外公喜不喜欢?”

“喜欢!萍儿送什么外公都喜欢!”腾三石一边点头应答,一边不假思索地将身上的外衣褪去,又将长褂囫囵着套在身上,哪怕长褂的样式与颜色与他的穿着打扮极不搭配,腾三石仍兴致勃勃地抻拽着衣袖,心满意得地张开双臂,“好看!好看!外公已有许多年未曾穿过如此好看的衣裳,萍儿真是好眼光。”

言罢,腾三石转过身去,炫耀似的向萧芷柔与云追月问道:“如何?老夫穿上这件衣裳是不是精神许多?”

“颜色太艳,义父穿着有些不稳重。”云追月幽幽作答,“萍儿,去换一件……”

“懂什么?”腾三石颇为不耐地打断云追月的建议,“问也是白问,根本看不出美丑。”

言罢,腾三石宛若穿上新衣的孩子,不顾体面地在云剑萍面前手舞足蹈。滑稽的模样令云剑萍将刚刚的郁闷一扫而空,发出一阵“咯咯咯”的笑声。同时令黎海棠、常无悔等人面露惊愕,哑然失笑。

祖孙之亲,天伦之乐,足以令宠辱不惊,老成持重的腾三石摒弃仪态,返璞归真。此情此景,不知又会羡煞多少旁人?

“萍儿,今天去哪儿了?”萧芷柔好奇道,“有什么趣事?”

“今天我们去了北城。”云剑萍兴趣缺缺地答道,“可无论走到哪儿、遇到什么人,三句话离不开‘锄奸大会’。”

“哦?”云追月眼神一动,狐疑道,“他们说些什么?”

“听他们说……柳寻衣自从被贤王府的人抓住后,一直被关在暗无天日的地牢,没日没夜地遭受毒打……”

“啪!”

云剑萍话音未落,萧芷柔的身体猛然一颤,紧接着一声脆响,手中的茶杯应声而碎,直将在场所有人吓了一跳。

“娘……”

“萍儿!”腾三石横身挡住云剑萍得视线,故作漫不经心地笑道,“玩了一天想必又累又饿,外公已命人备好饭菜,都是爱吃的,快去吧!”

“我娘她……”

“为娘没事,去吃饭吧!无悔、海棠……们陪萍儿一起去。”

“是!”

听到萧芷柔的吩咐,黎海棠与常无悔快步上前,小声催促着将信将疑的云剑萍,陪她一起离开房间。

就在云剑萍几人走出房间的一刹那,腾三石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殆尽,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抹浓浓的悲愤之意。

“萍儿他们已大张旗鼓地在洛阳城游逛三天,成功牵制各路人马的注意。期间,老夫暗中派人将洛阳城的局势打探清楚,清风和凌潇潇安插在四周的眼线亦被唐轩、司无道他们逐一‘挖’出来。眼下,只要我们略施小计,就能轻而易举地避开一切麻烦,直捣黄龙。寻衣处境堪忧,我们多耽搁一刻,他便多受一刻折磨。依老夫之见……不必等到‘锄奸大会’,我们应该提早动手,攻其无备,出其不意。集聚精锐,一举杀入贤王府,不惜一切代价救出寻衣!”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