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操小女小说

秦寿歪着头,看着鲁大师。

鲁大师道:“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,在天地大道面前,人类和一切生灵没什么区别。人类能杀无数鸡鸭、屠灭一族来饱腹,发财而不算罪;那么其他人杀人、灭城自然也不算罪。世人嘴里所谓的罪,不过是人们划定的而已,并非天道。

天道眼里,这些不过再寻常不过的了,若有天道,物竞天择或许是一条天道。”

秦寿惊讶的道:“师父,你这话说出去,容易被打死啊。”

鲁大师打了个哈欠道:“仙人没有你想的那么小气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,道同则喝酒,道不同,各走各的路,仙界也好、地仙界也罢,那么大的世界,就没必要再相见了。”

秦寿道:“师父,你说了半天,到底什么是魔啊?”

秦寿是真的糊涂了,以前看的时候,里的魔十分明确,就是那种修炼魔攻,损人利己,或者三观不正的混蛋。但是在这个世界,貌似并非如此。

鲁大师道:“其实,世界上有魔,也没有魔……”

秦寿一愣:“并没有魔?那这魔?”

鲁大师正要说什么,一道剑光破空而来,咔的一声插在了鲁大师面前。那三尺青峰上刻着一个大字——文!

鲁大师似乎并不意外,头都不抬一下,道:“这么快就喝完了?”

文曲星君从天而降,什么都没说,就坐在了兔子另一边,两个人中间隔着一只兔子,但是兔子总觉得,这两个人中间好像隔了一条星河……但是更古怪的是,这两人虽然看起来如此,但是内心似乎相隔的并不远。

粉嫩少女冰雪地写真

等了一会,文曲星君道:“兔子,有些事情没必要去刨根问底,你要允许每个人拥有自己的秘密。只要那个人对你没有恶意,何必去在意其他?”

鲁大师第一次点了点头,没有反驳,反而扔给文曲星一碗酒道:“这话说的有点像个读书人,请你。”

文曲星一仰头,喝了个干净,道:“该说的说。”

鲁大师点点头……

秦寿见此,一阵无语,这两个刚刚还打的你死我活的家伙,就这么轻松的达成合意,隐瞒他了?还这么光明正大的,当着他的面说不告诉他!这尼玛……还真不把他当外人啊。

“行了,兔子,酒我们收了。你也早点回家吧……”鲁大师道。

秦寿无奈的摇摇头,掏出黄书扔给鲁大师道:“这书上的内容我都看完了,还给你吧。”

鲁大师点点头,直接卷了起来,塞进了袖子里,挥挥手道:“走吧。”

秦寿点头,和鲁大师、文曲星告辞后,转身离去。

等秦寿走了。

鲁大师和文曲星君对望一眼后,文曲星君皱眉道:“你真打算跟他说?”

鲁大师沉默了一会后,道:“毕竟是我们的弟子,免得他以后吃亏。我们当年吃的亏还不够大么?”

文曲星君摇头道:“还不是时候。”

鲁大师道:“那就再等等吧……”

时间一天天的过,秦寿的小日子也开始逐渐的变得规矩起来。

每天一大早起来赶往御花园,给那白骨山上的女子做做菜,当然,用的锅还是八卦炉。因为秦寿试过其他的锅,女子给他的食材根本炖不烂!哪怕那些食物被精炼过,依然炖不烂!

八卦炉刚开始还会惊呼一声:“这是杂血白虎!这是杂血龙!这是穷奇的后代分支……”

但是到了后看,八卦炉也习惯了女子出手的豪气,干脆不吭声了。

当然,最近一段时间来御花园外转悠的人反而多了,尤其是那长官珍禽院的土地每天都来转一圈,鼻子对着天猛闻……要不是碍于玉帝的命令,他估计早就冲进去了。就这,每次都会堵着兔子问一句:“你们御花园里在炖什么东西?怎么这么香?”

秦寿则毫不犹豫的拿出一个土豆道:“烤土豆。”

珍禽院土地:“……”

无论是御花园,还是这个临时的日夜游神,珍禽院的土地都惹不起,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,会去后将那些什么白虎后裔、龙族后裔神马的看住了,免得又被人抓了去……

做好了早饭,秦寿就跟着小树苗葱花开始撒种子,天上虫八则开始行云布雨。若是天气有点凉了,小火鸡韭菜还会燃烧起火焰在空中呆一会,给这些树苗保暖……四个小家伙的努力下,御花园里的花草树木是欣欣向荣,每天都能长高不少,葱花每天都开心的不停的抖着树叶,就跟得了羊角风似的。

秦寿也发现了,葱花洒落的种子都不是一般的植物,最差也都是黄级的!一旦长成,就是黄级仙品奇珍异草!

于是这家伙想到了自己的月宫还光秃秃着呢,果断的厚着脸皮管葱花咬了一大袋子的种子,然后屁颠屁颠的回月亮上种花种草去了……过起了,采菊东篱下的悠闲日子。

秦寿不会行云布雨,但是他带来的水族还是被他开发利用了起来,这些水族都会水系神通,有些是天生的,有些是后学的,最终这些家伙联手在琉璃井下弄了个阵法,气可入,水却不落下去,这样一来里面有水却不会流下去淹了蛤蟆,同时也不会断了蛤蟆的呼吸口。

当然,秦寿也不知道这呼吸对于那蛤蟆到底有没有用。

不过秦寿心中却有个小算盘,留着这个口,月亮上也算多了一层安保障,毕竟,那蟾宫口里的月桂枝还是很猛的!

随后秦寿又让大家集思广益,以红灵晶为基石制造了一口泉眼,泉眼就放在琉璃井下,就这样,汩汩泉水流出,灌满了月坛四周的湖泊,然后自行开辟出一条河道流淌出了月宫,水流越来越宽,最后化为一条河流,蜿蜒流淌,穿过另外两座月宫,再进入风华城内,一路绵延万里!

嫦娥很好奇,捏着秦寿的兔耳朵笑道:“兔子,为什么要将泉眼放在月宫里?感觉好奇怪啊……”

秦寿下意识想到了哮天犬喝水的情景,让风华城当上游?他就呵呵了……秦寿心中大吼着:“尼玛,老子住上游都不放心,只有发源地才才放心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