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*丝瓜视频

三十六福地、七十二灵山、一百零八仙岛,经阵法汇聚,大势合于此,镇压天魔。

如此大势,截取出来的气息,对真玄九印,都有益处,自然不是寻常人可以承受得住的。

当年拜入山门,尚是凡胎,被赐予一缕福泽,必定是恩师白圣君加以炼化。

但是要凭借本身炼化,必然不易。

如九师兄所言,入门之时炼化过一缕,而今若再炼化一缕,只恐他金丹真人之躯,也承载不住。

“金丹级数,只能炼化一缕,而我等入门之时,已被师尊赐予一缕福泽,并已替我等炼化,所以如今炼就金丹,也难以继续炼化一缕,可你若真有把握晋入真玄……凭真玄之躯,或可再炼化一缕。”

九师兄说道“诸位师兄在成就真玄之时,基本都炼化了第二缕福泽在身,只不过除却自身之外,你能取出多少,也看你自己的本事……”

庄冥缓缓说道“九师兄自身炼就一缕福泽,余下所获便在这法剑之上?”

九师兄点了点头,缓缓说来。

“当初我取来了九道福泽,在大师兄相助之下,炼入此剑之内,故而成为堪比上古法剑的至宝。”

“至于大师兄,他是真玄九印,取了七十二道福泽,炼就了一道法印随身,万邪不侵。”

“二师兄炼化六十四道福泽,炼入六十柄法剑,四道则入阵盘,形成一座八极剑阵。”

黑色头纱红唇美女如打破魔咒的黑色天使

“三师兄以六十二道福泽,炼就一具身外化身,修为与本身相当,随着自身修为增长而增长。”

“五师兄和六师兄,各有擅长,均是取五十道福泽,平衡自身本领。”

“七师兄有上古法剑在手,但仍然炼入六缕在剑中,余下二缕,乃是他以剑术施展的虚虹剑光,用福泽固定,长存不朽,剑法随身,得以不灭,也是他以金丹撼动真玄大妖王的底蕴。”

“我则稍逊三分,炼入法剑之中,但真要比较,同样不逊色于真玄初境。”

“你取出福泽,如何炼化,须得仔细。”

九师兄说到这里,又停顿了一下,说道“还有一点,也须注意。”

庄冥正色道“师兄请说。”

九师兄说道“师尊当年如何炼化福泽,我等尽都不知,他老人家这些年间,不是镇压天魔,就是剑击天门,偶尔出关,也只是指点我等修行,少有提及自身之事。不过……诸位师兄,炼就真玄之时,本身不但融入一缕福泽,据说每一道真玄之印,都会炼化一缕福泽,比之于其他的真玄之印,底蕴更深,也是我聚圣山比之于外界修行人,在同等级数下,堪称无敌的底蕴之一。”

——

聚圣山外。

各宗联合,皆在此处。

今夜子时,星光闪烁,月华如水。

首座李阳,筑起高台,准备推演进入聚圣山的时机与方向。

至于此刻汇聚于此的真玄大修士,已经有二十六位之多。

有匆忙赶至的各方人物,也有原本隐藏在暗中的人物。

浩荡东洲,众多福地仙宗、灵山仙岛,所能汇聚而来的人物,基本都在此处。

众人均是各宗掌权之人,真玄之境,绝顶高人。

莫说凡夫俗子,便是世间修行人,也只当这等级数的真玄大修士,如仙神般看待。

此刻尚有许多金丹级数真人,看着这二十六位真玄大修士,齐聚一堂,隐有风云汇聚,神仙聚会的浩大之势。

“首座真君,一切均已准备妥当,只不过……”杨升上前来,神色有异。

“不过什么?”李阳平静说道。

“先前迎回来的那位天阴福地宫月仙子,在半个时辰前,被流丰福地太上长老,邀请过去了。”杨升的眼神中,带着些许异样的目光,似乎有些愤怒,似乎还有些怜悯,又朝着李阳的头上,瞥了一眼,迅速收回。

“本座知晓了。”李阳神色如常,这般说道。

“那宫月仙子……”杨升小心翼翼地道。

“她又不是嫁入了咱们天机阁,本座管她作甚么?”李阳倏地拂袖,说道“我让你准备的,你准备好了没有?”

“弟子已经准备妥当了。”杨升忙是说道。

“这一次必有反噬,你一切准备妥当便是。”李阳正色道。

“弟子明白。”杨升忙是说道。

“走罢。”李阳挥了挥手。

——

李阳首座,登台而上。

他也没有多加言语,当即运起阵势,步罡踏斗,推演天机。

但见星月闪烁,苍天变幻。

有了天机阁大长老的前车之鉴,避免天机反噬。

各宗大修士都颇为凝重,蓄势而待。

但这一场推演,

却没有太多的风波。

只见一刻钟之后。

李阳首座飘然而落,举手投足间,风采昂扬。

“聚圣山护山大阵,随日月而转,明日午时,西北方向,属薄弱之处,须得按北斗之位,投入七枚火类至宝,引动聚圣山的剑气,但到那时,再有真玄之力从正北方向,穿过聚圣山福地,直击聚圣山的宗门,便可使之受创,随后聚圣山大阵,必运转八方,调集天地之力,补足西北疏漏之处。”

李阳背负着双手,沉声说道“而待到那时,东南方向必然更加薄弱,而诸位务必在半个时辰之内,从东南方向,踏足聚圣山福地……而半个时辰之内,攻入聚圣山的山门。”

众人面面相觑,各有讶色。

真元宗太上长老问道“只是如此简单?”

李阳缓缓说道“白圣君尚在时,纵然真玄九印,都不敢入聚圣山,因此对白圣君而言,这聚圣山的护山大阵,也不必如各宗那般浩大繁复。所以,先前李某推算之时,也察觉聚圣山大阵,没有我等想象中那样复杂,只不过善于御敌而已,这声东击西之法,虽不能破解此阵,却能够暂缓此阵,半个时辰,足以让诸位从容进入聚圣山,瓜分福泽功德……”

众人纷纷对视一眼,均觉错愕。

然而就在这时,李阳闷哼一声,脸色霎时苍白。

“首座真君……”杨升忙是上前。

“让你之前准备的疗伤阵法,在哪个方向?”李阳问道。

“在那一处。”杨升忙是说道。

“聚圣山果然不是寻常之地,反噬之重,李某生平仅见。”

李阳喘息不定,看向众人,说道“眼下时机与方向,已经报知诸位,诸位自行决断。”

言语落下,他匆匆而去。

留下诸位真玄大修士,心思各异。

这天机阁首座李阳,早知会有天机反噬,所以准备好了疗伤阵法?

之前天机阁大长老已经受创,他这位首座,本想压制反噬之兆,以展现天机阁的本事,如今倒是显得十分狼狈。

只不过,还有性情谨慎之辈,此刻依然心有疑虑。

李阳所言,当真可信?

防人之心不可无。

taixuhualongpian